大渡河船工帅仕高:第一个站出来为红军摆渡

大渡河船工帅仕高:第一个站出来为红军摆渡
在今日,来到中国工农赤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地点的四川石棉县安顺场,无疑是一种享用。蓝天白云拥抱下,宽广的广场上伫立着有前史神韵的纪念馆。湍急的大渡河水,耸立的高山,各具特色的民宿和街边的花椒香,都会为赤色文明旅程增色不少。 这片土地曾见证过胜与败的前史瞬间。败者,在1863年5月,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被困于此,简直全军覆没。胜利者,1935年5月,赤军以命相拼,在当地船工的协助下,18名勇士强渡大渡河,为赤军北上探寻了活力和期望。 帅仕高便是船工中的一员。84年前的敲门声,改变了帅仕高的生命轨道。那年他21岁,是渡头沿岸出名的“船老大”。帅仕高的孙子帅飞回忆起爷爷当年的叙述,复原了这场相遇开端的情形。有人在门外对帅仕高说:“老板,你不必怕,咱们是赤军,专为贫民打天下。咱们来这儿便是为了渡过大渡河,打倒蒋介石。” 被国民党戎行欺压惯了的帅仕高没有第一时间开门。他透过门缝审察赤军:这些人穿得破破烂烂,有的连草鞋都没有,还有一些十五六岁的娃娃兵。帅仕高觉得,他们与国民党戎行不一样。 在赤军的发动下,帅仕高容许了赤军的恳求。纪念馆副馆长付婷婷解说当年的状况时说,赤军对船工很好,泊岸时会自动帮船工拉船,还曾在岸边搭了三个棚子,把自己的口粮做成白米饭给船工吃。这是给船工最好的“酬劳”。帅飞说,爷爷整整吃了三大碗白米饭,在那曾经他很少吃饱过。 5月涨水不渡船,是大渡河船工都知道的规则。其时的河水300多米宽,是现在的两倍。水下有暗礁,水中有漩涡,对面有国民党的枪炮。帅仕高和7名有阅历的船工一同,登上抬头船,强渡大渡河正式开端。 帅飞至今还记得爷爷的描绘:“水流很急,船一直在左右摇摆。子弹从耳边嗖嗖飞过的声响很清楚。爷爷其时心里有点‘虚’(四川话“惧怕”的意思),可是看到赤军兵士不怕牺牲的姿态,便更用力地摇摆船桨。” 一块尖尖的石头至今还矗立在河水中。这块石头当年几乎要了帅仕高和一船赤军兵士的命。渡船卡在这儿,恰敌人的有用射程之内。帅仕高和其他3名船工情急之下跳到礁石上,往外猛推小舟。见赤军从头跋涉,越发接近岸边,国民党守军慌乱逃跑。逃跑前,他们还将一颗手榴弹扔到了帅仕高身边。帅飞说,走运的是,那颗手榴弹引线未被拉掉,被赤军兵士敏捷扔出,没有伤人毁船。 没有了国民党守军的要挟,其他船工和躲起来的老大众逐步回到了这儿。此刻,赤军在邻近擦罗彝族乡开仓放粮的业绩传到了安顺场。赤军在渡头善待船工的行为也在大众间口耳相传,国民党对赤军的诽谤宣扬不攻自破。 最终,阅历七天七夜、总计77名船工换人不罢工的摆渡,共有7000多名赤军兵士从此处渡河,为之后在大渡河左岸阻击国民党戎行、保证右岸纵队攫取泸定桥保存了力气。赤军走后,国民党戎行东山再起。帅仕高为逃避国民党戎行的报复,想去追逐赤戎行伍从军。未果,他躲进了一个谢姓彝族家庭做工,一躲便是7年。长时间睡在湿润的地上,帅仕高右眼因而失明。 1965年,彭德怀来到石棉县观察,得知老船工帅仕高的状况,特意将他安排到当地最好的医院医治。彭德怀到帅仕高的病房与他攀谈良久,还亲手给了他十元钱。后来,因知他眼睛欠好,彭德怀还送了一台收音机给帅仕高。 上世纪80年代,多位开国将领都来到安顺场寻访接见了帅仕高。他们送来的相片、大衣、缝纫机等物件,被帅飞视作“传家宝”。“没从戎前,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那么做,也不明白怎样总有人到我家来。”帅飞说,“当完兵才觉得当年不容易,咱们今日的美好,是革新前辈用鲜血换来的。” 本报四川安顺场7月28日电 2019年07月29日 01 版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