泸定桥畔的回响

泸定桥畔的回响
新华社成都7月29日电题:泸定桥畔的回响 新华社记者康锦谦、杨建楠 “山知道我,江河知道我,祖国不会忘掉,不会忘掉我……”滔滔大渡河穿泸定城而过,泸定桥畔,响亮的合唱声在赤军飞夺泸定桥留念馆前响起,22座为留念飞夺泸定桥勇士而立的石柱耸立在一旁。 这是坐落在大渡河畔的赤军飞夺泸定桥留念馆和留念碑(7月26日无人机拍照)。新华社发(王曦 摄) 开国大将杨成武曾回忆说,打过这么多仗,最惨烈、最悲凉的,仍是飞夺泸定桥。今日,大部分夺桥勇士的姓名难以考证。7月27日,李理来到泸定桥畔,不由悲喜交集。他的父亲李友林是飞夺泸定桥22名勇士之一。“父亲逝世前一年,才告知我他的故事。” 1935年5月28日清晨,为抢在敌人增援部队前抵达泸定桥,先头部队红4团接到“提早一天攫取泸定桥”的指令,此刻间隔泸定桥还有240里,两天的路有必要一天走完,还要打破敌人的堵截,局势非常严重。“为了抢时间,父亲说他们底子不敢吃饱肚子,有时击退路上遭受的守军后,有兵士将敌人煮到半熟的鸡腿捞起,插到皮带上就持续赶路。”李理说。 一昼夜疾行240里,29日清晨,红4团总算赶到离泸定桥10里远的上田坝。赤军兵分两路,一路沿河而上,一路向左边包围。拂晓即将来临的时分,赤军攫取操控了泸定桥的制高点海子山,占据了泸定桥西桥头,一同很快安排起一支22人组成的夺桥突击队,闻名中外的“飞夺泸定桥”战役剑拔弩张。 游客行走在坐落四川省泸定县的泸定桥上(7月26日摄)。新华社发(唐文豪 摄) 今日走在泸定桥上,虽然已在13根铁索外又加了数根钢缆,并有健壮木板构起安定的桥面,过桥时仍感到桥身左右摇晃,桥下便是湍急的大渡河水,令人心惊胆寒。小心谨慎踏着小碎步走过当年赤军战役过的铁索桥,更觉当年赤军夺桥战役时的勇敢豪放。 据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材料,赤军进到西桥头时,守桥敌人已拆完桥上大部分桥板,并在东桥头邻近构筑了工事,一同用重机枪、迫击炮不断向西桥头密布射击。 李理曾问过父亲,爬铁索夺桥的时分,莫非就没有想到过死吗?至今,父亲的答复仍萦绕在李理耳边,“假如想到死,咱们就冲不曩昔了。”那个时分,兵士们都抱着必胜的信仰,才会发生如此大的决计与勇气。 22名勇士在我军西岸高地火力的保护下,冒死攀上横空晃动的铁索,迎着敌人的子弹向前匍匐……有4名勇士不幸坠入大渡河。 抵近东桥头时,敌人开端放火烧桥,危殆时间,勇士们一跃而起,冲过火海,与敌人打开奋斗夺下了桥头,并与后续赶来的战友一同与敌人激战,占据了泸定城。 横跨在大渡河上的泸定桥(7月27日无人机拍照)。新华社发(王曦 摄) 当年的夺桥勇士刘金山的儿子刘东升告知记者,他父亲手臂、手掌上都是当年夺泸定桥时被烧得滚烫的铁索链烫坏的痕迹,“我曾问过父亲其时是怎样想的,父亲说,其时谁还想得了那么多,便是专心想着怎样爬曩昔,赶快爬曩昔,把敌人给消灭掉,这便是我的使命。” 刘东升说,父亲告知他,他们之所以那么拼命,把存亡都置之不理,是因为心中有火一般的信仰。便是不想再过任人宰割、被人克扣的日子。就想跟着共产党,自己做国家的主人。 采访空隙,刘东升从挎包内小心谨慎地取出父亲的一枚枚军功章给记者看,这位执飞超越40年的民航飞行员所用的旧挎包面皮已翻起,显着已用过许多年初。刘东升说,今日的平和来之不易,更应该爱惜具有的全部。 夺桥勇士中的生者,不少又在后来的战役中献身,最终幸存的勇士,却不乐意向别人谈起这段前史。“父亲说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劳绩,而是团体的劳绩。”刘东升说。 而正是铁索桥上的勇敢,对推进战役局势的开展立下不可磨灭的勋绩。跟着中心赤军的主力渡过大渡河,蒋介石试图让赤军成为“石达开第二”的梦想完全幻灭。 记者今日沿着赤军的脚印重返大渡河畔,当地大众在桥边唱起了红歌。泸定县居民刘江奇说,他们在这里唱《祖国不会忘掉》,有着特别的含义,那些为共和国献身的兵士不该该被忘掉。 走在泸定桥上,耳边虽再听不到当年的冲锋号和枪炮声,但峡谷间的山风吹着铁索,飞跃不息的大渡河吼怒如故,似乎奏着一曲永不停歇的英豪之歌。(完)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